迟来的兴起——欧洲小叶椴

作者:焦自龙(市场部部长) 2017.04.06发表于《园林》




椴树是椴树科椴树属植物的统称,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树种,5000万年前就已经在地球上生息繁衍了。全球有近80种椴树,我国是椴树分布最为密集的国家,从南到北分布着32个椴树品种,林区的野生椴树资源非常丰富。椴树蜜在清朝时是皇家贡蜜,椴树花茶是欧洲人经常消费的饮料,椴木则是珍贵的木材,椴树是世界五大行道树之一,被誉为“行道之王”,其花、叶、果、苞片、树皮、枝条、树冠等等都具有很高的园艺观赏价值,但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椴树在中国和欧美国家的境遇有着天壤之别。




西方神话认为,椴树是上帝对行善之人的恩赐,是平安与幸福的化身。1647年的德国柏林,威廉大公命人在一条沙道上种植了1000棵椴树和1000棵胡桃树,后来胡桃树全军覆灭,而椴树却长盛不衰,这条沙道也成为了至今仍享誉全球的“Unter den Linden”,那时的国人认为西方的椴树就是中国的菩提树,因此,翻译为“菩提树下大街”,并一直沿用到今天。三百年来,“菩提树下大街”吸引无数游人,游憩观赏,洗涤心灵。


椴树是捷克的国树,同时也是日耳曼人心目中的爱情与幸运女神,中欧很多地方的村落里都有一棵大椴树,人们在树下举行集会,这里也成为村法院,因此,椴树还被称为是“法院树“或“法院椴树”。椴树是长寿树种,斯洛文尼亚全国最粗的树就是一棵树龄700多年的椴树,由于人们对椴树的信仰,这里已经成了著名的文化活动场所,每年6月,斯洛文尼亚的政客都会在树下举行一场全国性的大型会议。




椴树在希腊神话中有着与橡树同样尊贵的地位,人们习惯于在孩子出生时栽下一棵椴树和一棵橡树,保佑家庭平安,让两棵树陪伴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在英国,椴树是古林地考核的重要指标,倘若一片森林中没有椴树,则不能评定为是古林地。然而现在全世界椴树古树的数量已经越来越稀少了。17-18世纪欧洲城市景观规划中,椴树被大量用作林荫树栽植。椴树极耐修剪,因此也常被用于立体绿墙和造型树的栽培。


椴树具有涅槃重生的神奇力量,老树枯倒后,树桩上又可萌发新枝,继而长成大树,如此周而复始,历经数代而不衰。贵州织金县一株500多年的古椴树,历经火烧、雷击后,依然坚强生长,现在的树冠就是近几十年生长的三次再生树。当地村名把这棵古椴树称为古圣树,并将其作为一种精神寄托。




在我国,以省、市或地区名命名的椴树就有7种,它们分别是辽椴、蒙椴、黔椴、湖北毛椴、云南椴、南京椴和丽江椴,这些椴树品种是实打实的乡土树种,在城市绿化中作为主要树种栽植能够增强市民的城市自豪感,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时,也更容易被接纳和认可。但事实却是,全国至今仍未发现有任何一个城市以椴树作为主力树种栽植。在为别墅和小区供树时,有业主就直接表示,“什么树都能栽,就是不能栽椴树”,这直接导致椴树无法进入小区和别墅,严重影响了椴树的发展。明明是特点突出的观花型彩叶树,却为何会被如此拒之门外?究其原因,与这“椴”字脱不了干系。




椴树因“椴”与“断”、“短”谐音,一直招致人们的忌讳。“自古椴不制梁,不制供案,不制神龛”,甚至还有“椴木断穆,以其供祖,永绝福禄”的诅咒。因此,凡事都爱图个吉利的中国人,自然接受不了将“不祥”的椴树栽进自家院里。虽然时代在发展,但传统的祸福观念依然根深蒂固,因此,为椴树起个好名字就成了摆在椴树发展之路上的大难题。好在,椴树还有不少别称,在南方,人们称椴树为金桐力。当金桐力这三个字第一次出现在东北工程采购清单上时,人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树,但经过一些企业和媒体的宣传推广,人们知道夏花芳香、秋叶金黄的椴树就是金桐力,从此便对椴树少了一分忌讳,对金桐力多了一分喜爱。


在所有椴树品种中,适应范围最广、工程应用最多、性状表现最出色的当属欧洲小叶椴。




欧洲小叶椴原产自英国西部石灰石悬崖和潮湿的林地中,野生状态下树高可达35米。叶近圆形,长2~8厘米,基部心形,顶端骤尖,边缘有齿,叶上面为绿色,有光泽,下面为蓝绿色,光滑,脉腋内有褐色丛毛,秋叶变黄,极具观赏价值。树皮灰色,光滑,随年龄增长变灰褐色并出现裂缝。花淡黄色,有5片花瓣,芳香,最多每10朵花组成一束花序,每束花有5~10厘米长的绿色苞片,花期6~8月,是优质的蜜源树种。果近球形,径4~8厘米,木质,灰绿色,具不明显棱,密被绒毛,果期8~9月。


欧洲小叶椴较耐阴,喜光,耐寒,抗烟尘。生长最适宜的PH值范围是5.0-8.0,更喜欢微湿且排水良好的土壤,但在水涝中也能生存。耐干旱的能力不是特别强,在高盐分土壤中容易生长不好。耐寒性强,耐寒区为3-7区,耐修剪。抗病能力非常强,易于养护。不过在干旱的土壤中种植会出现焦叶现象,但焦叶现象并不持久,一般到了秋季就会自然修复。虫害较少,可适当预防日本甲虫、蚜虫及蛾类。


在北美洲,从圣路易斯到亚特兰大北部和蒙特利尔的城市街道上经常可以看到小叶椴的踪影,我国新疆、南京、上海、青岛、大连及北京等地引栽。在美国、法国、英国、德国、荷兰等国家的绝大多数城市中都能见到欧洲小叶椴伟岸潇洒的身影。有的孤植于一大片草坪中,饱满树冠给人一种美好的感受;有的与常红树种对植,色彩呼应,景致不同;有的作为行道树大量栽植,或七九株散落栽植,各有韵味。巴黎人则把这个树种用到了极致,修剪整齐、巍峨壮丽的欧洲小叶椴为巴黎增添了一抹靓丽的色彩。在所有椴树品种中,欧洲小叶椴的栽培品种最多,约有25种,多为欧美苗木企业的园艺成果。比较知名的有“绿塔”、“新乐”、“山丘”、“橙冬”等。




欧洲小叶椴自引进国内起便一直受到了专家和学者的关注,不少设计师一直期待着椴树“出山”。最近几年,在椴树联盟的带动下,椴树的发展已经走上正轨,多个椴树品种的育苗工作陆续开展,椴树的嫁接技术日趋成熟,椴树的景观应用也佳作频出,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椴树(或者说是金桐力)定能走进城市的大街小巷,生长在公共小区和私家院落中,继续夏花香,秋叶黄,为人们贡献美景的同时,也带去平安与幸福。